丧丧

all叶,周叶主推。
不接受ky

全国2卷-无法失去也不能失去/周叶

高考盲狙的2卷。

黑夜笼罩着这座城市,就像盒子里的猫,你永远不会知道它是死是活,就像你不知道这平静无常的夜会发生什么一样。
江水翻滚,浪花拍打着岸边。一艘豪华巨轮逐渐驶离港口,没人注意到,灯塔不断移动的光源在照射到江边A座写字楼时,楼顶微微有一丝反光。

代号:一枪穿云

国内杀手排行榜榜单第一,却直接狙击单,是个优秀的狙击手。惯用M24狙击武器系统。一年只接4单狙击,这是第3单。
明明一单狙击15万上下,但这个雇主却是用400万换一颗人头。

他并不是因为400万而马虎。提前开镜-反光-暴露位置-引起警惕-狙击失败。每一个狙击手都应该了解,更何况是“枪王”。

定心,关镜,等待最佳的狙击时间。

虽然从未失手,但他到底还是要有职业操守,规规矩矩的杀人,不提前,也不拖后,尽管,这颗人头拥有和他现役男友一样的爱好-烟。

哪有怎样呢?他已经接了这一单,这位受害者,已经死了。更何况,只是有同样爱好而已。

船驶入最佳距离。

开镜,上膛,瞄准。
“   ”
装了消音器的M24并未出现什么巨大的声音,却微微因为射速而擦出火花。

他停了两秒,也仅仅是两秒,确定自己的预判未错。收枪,然后离开。仅仅而已。他有足够的自信,因为他是“枪王”-“一枪穿云”。

从未失手。

狙击枪装在一个吉他形状的箱子里。他与这箱子,一起融入黑暗。又或者说,成为黑暗。

周泽楷喜欢穿风衣,什么时候都喜欢,尤其喜欢黑色。和夜晚一样的黑色。

杀手是个高危职业,单子接多了身份可能会暴露。杀手一年接的单都是有限制的。但接单赚的钱却不一样。
赚的钱多,打入账户的钱来源不正,这可不行。许多杀手也拥有副业。大多是写手或是家教,钱一批一批的打过去,虽说有税收,却也并不过分,而是很合理收钱,不会惹人半分怀疑。

周泽楷是个明星,曾经靠同行写手写出的稿子改编的电影---轮回,拿下金驴奖最佳男主角的称号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电影仅有20几人参与,而且全部都是一个堂口的杀手。那位写手更不用说,是排行前25的-无浪。

叶修坐在一家名为“荣耀”的酒吧吧台前,透过被子的反光看见门微微一动,便知道,是他的小男朋友来了。
或许是因为恋人之间真的有心电感应。一抹黑色,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“来了?”叶修出声询问“枪王大大辛苦了。”
周泽楷微微笑了笑,此刻,他不再是终结性命的恶魔,而是独属于叶修一人的天使。

“有你,不辛苦。”
周泽楷将盒子交给叶修,敲了敲吧台的桌子。
“教父。”(教父-黑手党鸡尾酒)

叶修将盒子推进吧台内部,阻止了周泽楷。
“别了吧小周,虽然完成任务很高兴,但是喝酒毕竟会影响自己的脑子。所以.....”

叶修将自己面前的牛奶推给周泽楷。

“喝牛奶吧!多喝点牛奶长高点,以后和你走出去也拉风。”

明明知道叶修是在开玩笑,可是周泽楷依然乖乖的喝下,没办法,谁让他喜欢叶修,就愿意宠着叶修。
“小周啊,在一起这么久了,去度个蜜月怎么样?看看这儿,地址都选好了。”

叶修从身上衣服口袋中抽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。上面只有寥寥数字。

〔澳大利亚-Jason〕

周泽楷当然知道这是什么。他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,做完这一年以后,就辞职,和叶修乖乖的待在一起。不再做这么危险的职业了。

“都听你的。”即使是在电视银幕不怎么爱笑的周泽楷,此刻却把自己所有的笑容给了叶修。

荣耀酒吧,表面上是个酒吧,暗地里却是各界共200+杀手的交易点。叶修,这位曾经封神的前第一杀手,在这酒吧中有的不仅是一席之地,还有势力,单子,半数都是他放的。杀手接单,讲究的就是一个稳字。不要十拿九稳,要十拿十稳。尽管这叶修与局子也有些关系,可是叶修是不喜欢进去捞人的。

圆环型的酒吧,中间挖空的部分,是武器库。存放了近身到远程数千种武器。也有个人专用的寄放在这里。

澳大利亚,周泽楷今年的最后一单。不过,这次有了叶修的陪同。

在国内快活了半个月后,他们上路了。
澳大利亚是个美丽的国家,可爱的袋鼠,胖胖的考拉,一切都好。就像他们从未接过这一单,只是单独出来旅游一样。

他们已经在一起一年了。虽然这一年想处的时间并不怎么多,但他们都是把彼此放在心尖上的人。
周泽楷有多喜欢叶修呢?他也不知道,也许就像太平洋有多少滴水那么多吧?

在粉红湖的湖边散步时,周泽楷希望如果一辈子他们都可以这样就好了。
晚风吹拂着湖面,粉嫩嫩的湖水就像他此时害羞的心情一样。
“前辈。”
“小周?”
“前辈对我是一见钟情吗?”不然,为什么会偷走我的心呢
“呃,早知道我会这么爱你,在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,我就会对你一见钟情。”
周泽楷很满足。
(于是干了个爽。不对)
“前辈,干完这次,我就辞职好么”
“当然了小周,我们可是要永远在一起的啊,当个杀手多危险,不如乖乖当明星,到时候哥就在家里当一个家庭主夫。等你回家。我们什么都不管也放下荣耀。永远在一起吧!”

这天晚上没有星星,可是周泽楷觉得,叶修的眼中,就像有万千星辰一般。

跨国杀人不容易,更何况不熟悉。

在一边与叶修蜜月,一边踩点熟悉地形的时候,周泽楷已经把要杀的人行踪全部了解到了。

一个月就够了,枪王的速度就是和别人不一样,哪方面都是这样。他主要是想好好陪陪叶修。

世事难料。周泽楷失败了。他分心了。
还是漆黑的夜,可是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这是个饵。

为了引诱周泽楷和叶修的饵。
谁不知道叶修手下的盘子有多大,又有多少人想上位。却又估计周泽楷所在的堂口而不敢下手,更何况还有叶修这个前第一人。
他们两个人,单独去了国外。给了机会。
谁不知道赏金榜上他们两位的身价,曾经派出狙杀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的都没有再回来。

谁是蝉。谁是螳螂。谁,又是黄雀。

牺牲一个可有可无的角儿,换来上千万,甚至上亿的资产。要多划算有多划算。

周泽楷分心,是因为叶修。

他本来有把握对付他们,但是叶修,他的叶修,有人的枪口对准了叶修。

虽然叶修是个狠角儿,但是又怎么比得上真枪实弹呢。

周泽楷有弱点。他是个人类,这就是他的弱点,但人类的身子中弹了还能继续或者。可叶修不行。他可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啊。

每一次的杀手训练,周泽楷都是怎么挺过来的,身上的伤疤见证了一切。但是看到叶修身上有一点划痕,他那次不是心疼的要命。

叶修是他放在心上的人啊。

叶修不能死。他死了,周泽楷的心也死了。

所以,任务失败了。尽管叶修没有死。他躲过了子弹。甚至配合周泽楷一举剿灭对方。可周泽楷还是中弹了,因为担心叶修看那么一眼的瞬间。那是一颗射在大腿跟上的实心弹。就有那么巧,射中了动脉。

不是演戏,所以会死。

尽管及时去了医院,可是叶修也只能看到心跳仪上逐渐平缓的心跳。

叶修哭了,这是他第一次为了他的爱人哭泣。

“。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,怎么连你也食言呢。不是说好......我们要一起回家,再也不分开的吗?小周......”

病床上的人就那样静静的躺着。就像睡着了一样。

也许,他就是睡着了呢。

叶修亲了亲周泽楷的额头,希望可以像文睡美人那样吻醒他。

可是没有。
他不是王子,周泽楷也不是公主。







“前辈.......你是我的心啊,心未亡,我怎么敢死呢。”
周泽楷又笑了。还是那么甜蜜。

幸存者。总有他们不为之身亡的东西。
叶修,就是周泽楷的心。
周泽楷不能没有叶修,就像不能没有心一样。

日常烂尾。

评论(5)

热度(23)